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与父子
老师与父子

看看手表,应涟漪收拾好课本准备去上今天的最后一堂课。正当她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突然看见林建远站在门口。虽然被吓了一跳她还是礼貌地对他点了下头「林校长。」


  林建远依然摆出招牌式的笑容对她说「应老师去上课了啊?」


  「恩,是的。校长找我有什么事吗?」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找她,应涟漪有些心慌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没什么事,你别紧张。」林建远看出她的紧张于是对她摇摇手。他知道她是非常需要这份工作的,不过那也得看她愿不愿意付出代价了!


  「哦!那没事我就去上课了。」说完应涟漪就要走,因为离上课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应老师,等一下。」林建远把她叫住,在她带着疑问的眼光中他再次开口「你下课以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要和你谈谈转正的问题。」


  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应涟漪心里一阵欢喜,没想到她才来一个多月就有如此好的待遇,她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于是她赶紧点点头后对林建远深深的鞠了下躬就快步向校园奔去。


  一堂课下来应涟漪的脸上一直带着喜悦的笑容,心里不断的盘算着转正后她就可以有足够的能力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在经济上也会宽松不少。这下她真要好好感谢林校长了!


  所以当课程一结束以后应涟漪马上赶往校长室了,站在门口她轻轻的敲了下门,等待了片刻后没有听到林建远的声音,正当她纳闷的时候门却开了。她有些意外他会亲自来开门,不过随后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进来吧。」林建远欠了下身示意她进去。


  应涟漪也不疑有它地立刻走了进去,却没发现在她身后的林建远此时却悄悄的锁上了门。


  「别站着,请坐。」


  「哦!」应涟漪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她偷偷的瞄了林建远一眼,发现他此刻的笑容很奇怪。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气,不象平常那样亲切。


  「应老师,我已经跟上面汇报了你的事情,也把你的资料送了上去。你到我们学校这段时间也表现得非常不错,相信在我的推荐之下你很快就可以成为『凌云』的正式教师了。」


  「校长,真的太谢谢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虽然他的眼光让她很不自在,但是应涟漪还是打心底地说出了感谢。


  「呵呵。」林建远边笑边向她走了过来坐到了她的身边,双手也覆到了她的小手上。「那么你该怎么谢我呢?」


  应涟漪因为他的话和过于接近而忐忑不安起来,直觉告诉她有些不对劲。她连忙站了起来紧张的说「你。


  ……说什么?校长,我还有事……「


  林建远这时候的笑容越来越猥亵,用力把她拉了下来困在怀里。「急什么呢?我们再聊聊!」


  「别……别这样,放开我。」应涟漪这下开始怕了,说话开始结巴起来。
  「别紧张嘛!让我好好疼你。」林建远在吸到她的处女香气后变得更加迫不及待了,圈住她的手也越收越紧。


  「请你自重!」顾不得礼貌了,应涟漪用力挣脱出他的怀抱往门边跑去。
  在试着开了几下门后发现门早就被反锁了,应涟漪害怕极了,她清楚的知道他接下来想干什么。


  「你今天逃不了了,还是乖乖地听话吧!」林建远动手解着自己的衣服开始一步一步地向她靠近。


  「呀!」在尖叫一声后应涟漪被他抓住了,虽然知道胜算不大但是她还是想为自己的清白搏一博。随手抓住一样东西,应涟漪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朝他的头上砸去!谁知道她的力道不够只是微微的把他的头擦破了皮。


  应涟漪的反抗让他更加疯狂起来。林建远的眼睛开始变红了,血丝布满了眼眶。就在应涟漪毫无防备下他向她用力甩了个耳光,一下子把她打得晕了过去。
            


  慢条斯理地把应涟漪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光,林建远眼睛里满是贪婪之色,甚至连口水都流了出来滴到了她白嫩的身体上。


  「没想到你看上去那么瘦身材还真好!」说完用手不断的在她身上挤捏着。感觉自己已经紧绷得厉害了,林建远站起来把裤子脱了下来,正准备再次覆到她的身上时却被门外的一阵敲门声扰了兴致。他本想不理会,谁知道敲门声越来越大到最后变成了踢门。「谁呀?」他烦躁的喊了一声。


  「展航,老家伙快点开门!」门外展航用力的踢着门。刚才他瞧见那傻女人兴奋地朝校长室走去,他就知道肯定有问题。所以他立刻跑了过来,果然不对劲。
  「你……有什么事?」在听到展航的名字后林建远瑟缩了一下,连下面的东西都软了下来。这小子的父亲可是大人物,得罪不了啊。平常在学校里他就象个霸王一样,没人能管,这也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


  连自己也要忌惮他三分。


  「开门,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此时展航的声音变得咬牙切赤了起来,全身感觉阴森森的。他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会被……他就有种杀人的冲动。


  「等……等等。」林建远慌张的穿好衣服然后把应涟漪藏在桌子底下才跑过去把门打开了。


  门一开展航立刻把他挥到一边去,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应涟漪。「你把她怎么样了?」展航此刻的心里有些慌了,于是他抓起林建远胸前的衣服质问道。


  「什……什么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建远的眼睛因为紧张而闪烁不定,不时的扫向那边的桌子。


  展航顺着他的眼光望过去,他可以肯定那傻女人一定被藏在那里。但是首先他要把自己的怒气释放出来,他对着林建远一阵拳打脚踢,每一下都用尽全力,不一会儿就把他打得昏了过去。


  随后他果然在桌子下找到了一丝不挂的应涟漪,他顾不得那么多把窗帘一把扯下包裹住她裸露的身体小心地把她抱了出来。


  所幸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在校园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展航一路抱着她来到了学校的后门,招了一辆车立刻坐了进去。


  车子开到全市最豪华的酒店停了下来,展航打横抱起她到前台拿了钥匙直接上了父亲的专属房。他的父亲展夜凌是这里的股东之一,所以就算酒店里的人再好奇也不敢乱说半句。


  轻柔地把她放到了床上,展航把覆在她身上的窗帘扯了下来露出她纤细有致的身体,他不禁摒住了呼吸,身上也开始燃烧起来,仿佛有股热流从丹田缓缓伸上来。他不是没看过裸露的女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控制不住的兴奋。
  展航深吸一口气拉起被子盖到她的身上,不敢再看到她那张扰人心湖的脸。然后立刻跑去浴室开着冷水不断的冲刷着自己,企图把兴奋强制性地压下来。
  待平静了之后展航从浴室出来了,这才想起她并没有衣服可穿,而自己的包还放在学校。于是穿好衣服他再次看了她一眼后走了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门再度被打开,一条颀长的人影走了进来。在开灯后看到床上的娇小人儿不禁皱起了眉头,嘀咕的说「这又是谁给我准备的呀!他们真是……」


  男人正准备唤醒她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和平常的不一样。淡淡的就象朵小花,五官不算娇艳但是却很清秀,而且多了份恬静的气质,并不象以前那些庸俗的女人。翻开被子男人发现她居然是一丝不挂的,男人挑高了眉毛。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抚了一下,那美好的触感和塞雪的肌肤让他感觉该死的好。


  「看来他们总算给我找了个好货色!」低沉的笑从男人喉咙中发出来,他开始迫不及待地想占有她了,他很想知道埋在她的身体中是个什么感觉?肯定很消魂吧!


  快速地解开自己的衣服,男人精壮的身体随后覆了上去。怜惜地吻着她,男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狠不下心粗鲁的对待她,可能是她的感觉给他太好吧。灼热的唇顺着她的脸一直到颈项,再从颈项一路到她的胸前,随口含住一只小红点不停地吸吮着。火热的手也开始摸索着她的每一寸肌肤,一直往下来到她的幽谷慢慢的戏弄起来。


      


  男人从容不迫地从床上站了起来,一丝不挂的健壮身躯宛如希腊神话里的阿波罗一样。只见他四两拨千金的回应着展航的攻击,没让在暴怒中的他伤到自己半分。反而嘴上一直挂着几许戏谵的笑,有意无意的一直在挑拨着他。


  展航被他带着揶揄的表情更加触怒了,伦起拳头就是密密麻麻地一阵攻击。可是无论他如何攻击总是被男人轻易的躲开,这也让他感到屈辱无比。虽然明知道自己没有胜算还是要和他较量一番,因为该死的他竟然敢把那傻女人给……想到这里男孩怒吼一声,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皱眉的看着如此认真的他,男人有些惊讶了,没想到这朵清纯的小白花竟然会让他变成这样。面对着他越来越快的拳头男人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在低吼一声后男人猛地出了一拳成功的让他停止了攻击,也把他打到跌出离自己好几米。
  「你发疯了不成?」男人挑起剑眉垂眸望着从地上趴起的展航,缓缓地开口对他说。


  「你的女人还不够多吗?为什么还要沾指她?『老、爸』!」吐了口带血的口水,展航又对他露出了暴躁的样子。


  「我哪知道她是你带来的,我还以为这又是他们为我准备的呢!」展夜凌带着嘲弄的笑容对他说。


  展航当然知道他所说的『他们』就是指他那帮忠心耿耿的下属,他们总是竭尽所能地为他准备一切,包括发泄欲望的女人。但他玩别的女人他管不着,可是这次偏偏……展航有些埋怨自己为什么要带她来酒店,如果没有来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阴错阳差了。


  「做都做了还能怎么样呢?」展夜凌看着儿子那复杂的表情,嘴角不禁弯了起来。没想到这孩子还有动情的时候啊,原来还以为他喜欢男人呢!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你……」仍是充满愤怒的迎向他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虽然很不甘心展航也无可奈何地松了下紧握的手。


  「如果你喜欢她的话,那她的第二次给你吧!」带着邪恶的笑,展夜凌捡起地上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了起来,待他整装完毕后他不由的多补了一句「她的后庭还没开苞,留给你了!」抛了个暧昧的眼神给他后展夜凌缓缓地走了出去。
  在听到父亲这样的调侃以后展航连脖子都红了,嘴里也不停地咒骂着「这个老家伙,真是变态!」脑子则开始幻想起那炙热的一幕了。


  收拾好地面上的一片残迹,展航把刚去买的衣服放到了床边。看到满身青紫的应涟漪他又一阵咬牙切齿,这老男人真不会怜香惜玉,真是该死!转身去浴室里拿热水沁湿了块毛巾展航开始细心地帮应涟漪擦拭着身体,当然连最隐蔽的私处他也没放过。


  这是第一次那么仔细的看女人的身体,展航有些情不自禁地把她每一寸的肌肤都看得很详细,没有漏过一个小细节。


  被身上温热的毛巾擦得很舒服,应涟漪支吾了一声,随即立刻清醒了过来。睁开美目她觉得这里很不对劲,这里是哪里?她最后的记忆是在校长室被林建远打了一个耳光就昏过去了,为什么一醒来会在这里?难道她……?


  惊呼一声坐了起来,应涟漪感觉到自己满身的酸痛,再看看自己身上居然一丝不挂。她错愕了几秒后立刻尖叫出声。


  在浴室里的展航听到她的尖叫立刻跑了出来想也没想就冲过去抱住了她,轻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在看到熟悉的面孔应涟漪霎时放声大哭「告诉我,我是怎么了?」


  「你……」展航不知道说什么,虽然她是逃出了林建远的圈套却又掉入了展夜凌的手心,何况那个男人还是他名义上的父亲啊,他该如何是好?


  「我是不是被林建远给……?」抬起梨花带雨的水眸应涟漪望着他。


  「没有,不过……」展航有些愧疚地看着她,这件事都怪自己不好。


  「你肯定是骗我!虽然我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但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了解吗?」应涟漪开始低声啜泣,心中充满了绝望。


  「我没有骗你,你真的没被林建远强奸!强奸你的是我老爸!」展航一咬牙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他真的很不喜欢看到她哭。


  「你父亲?」应涟漪愣了一愣「怎么可能?」难道刚才在迷糊中见到的男人不是在做梦?


  「是真的!他以为你是妓女,又躺在他的房间里,所以自然而然地就……不过这些都要怪我不好,我不应该把你带到这里的。」


  应涟漪在听完以后整个人傻掉了,心里不断地想着自己居然和学生的父亲发生了关系?她算是个什么教师啊!


  「你……没事吧?」展航看她的样子有些不对劲,用手指碰了她一下。
  只见她跳下了床用头就要撞向那坚硬的墙……「不要!」展航一个箭步把她拉了回来,对他大吼着「你傻了啊?」


  「我不想活了,这样我怎么还配当个老师啊?」应涟漪歇斯底里地哭喊着,身体也不断的挣扎。


  没有办法了,唯一让她不哭的办法就是……展航低下了薄唇在下一秒封住了她的小嘴,也成功的让她停止了哭喊。


          


  见她如此的害怕,象只受惊的小白兔似的,男人嘴上的笑容加大了,他朝驾驶坐方向说「雷,你去请她上来!」


  被唤做雷的男人立刻下车走到应涟漪的面前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并伸手把她的小行李硬接了过来。


  「我不……」应涟漪本来想说不,但是看了下旁边的男人一眼就不敢多说下去了。因为这个魁梧的男人身躯起码有自己的两倍大,而且长相也很凶,看上去不象善类。应涟漪打了个哆嗦,望向车中的男人,颤抖地问「我可以请问你是谁吗?」


  「你上来我告诉你。」男人依旧引诱着她,她咽了咽口水,双脚开始不听使唤地一步一步朝他走去。等她走到了他的面前和他对望,她发现自己早已经被勾了魂。天啊,近看这个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美!他全身上下散发的妖魅之气让他看起来好邪恶却又是那么的和谐。没有多想应涟漪脱口而出「你真美!」


  在听到她的赞美后,叫做雷的魁梧男人脸色立刻变得刷白然后小心翼翼地望向主子。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男人先是愣了愣,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应涟漪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为何他笑得如此开心,难道没有人赞美过他么!
  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打开车门把她抱了起来塞进了后坐。雷也迅速地回到了驾驶座,不一会儿车子就消失在夜色中。


  应涟漪被强迫带到这个豪华的公寓已经半个小时了,一到这里男人就叫她等着,然后和雷进了房间,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事。应涟漪坐在宽厚松软的沙发上昏昏欲睡。被折磨了一天的她此刻真是身心疲惫,好想睡觉。可是她又不敢睡,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地方,而且她还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


  在她就要忍不住倒在沙发上的时候,两个男人从房间里出来了。雷对她礼貌地点了下头后就开门走了,而美男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亲昵地坐到了自己的身边,伸手揽住了她的细腰,薄唇贴到她敏感的耳朵上对她说「宝贝,你饿吗?」
  被他亲热的动作吓了一跳,应涟漪立刻反射性地跳了起来紧张地问「你……你要干什么?」


  男人见她被吓成这个模样,低沉的笑声又从喉咙里发了出来。没想到这个小女人真的很有趣,怪不得连他那怪儿子那么喜欢她!带着几分玩味,展夜凌性感的薄唇张开来缓缓地说「今天下午我们可是什么都干了!你这么快就忘记了?」
  什么!?他的话在应涟漪心里炸开了花,今天下午他和她?莫非他是……「你是展航的父亲?」张着大眼睛,应涟漪用颤抖的手指指着他。


  「天啊,你真的忘记了。」展夜凌拍了下脑门,狭长的眼睛则一直盯着她。看着她的脸由红变白,再由白变绿,最后就是一付要昏倒的样子。


  「我不介意让你再重温一次那种感觉,这也有助你恢复记忆。」展夜凌长手一伸又把她娇小的身体勾到了怀里,用着暧昧的话语对她说。


  「不!不用,我不想恢复记忆。」应涟漪想争脱他的怀抱,可是无论怎么样也争脱不了。于是她大喊「我就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希望你也忘掉!」
  男人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过来霸道的说「你敢给我忘记试试看!」说完把唇移到了她的香颈上细细地啃咬着。


  「住……住手!我要走了!」应涟漪没想到这个男人是那么的霸道,怪不得会把展航给教坏,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你还有地方可去么?」展夜凌一针见血地道破了她现在的处境。下午他从饭店出来后就派人去查了她的资料,也清楚她在家是多么地不受欢迎。


  「我……我。」应涟漪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眶又开始泛红了。她吸吸鼻子努力不让眼眶的眼泪掉出来,有些哽咽地说「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想办法!」


  她不愿意轻易滑落的泪让展夜凌冰冷的心房莫名被扯了一下。这个女人真的很蠢!明知道自己的纯真被他夺走了,竟然也没哭闹着让他负责,虽然他根本也不会负责。


  趁着他在瞑想的时候应涟漪拿起行李就要走,却不料被他一把拉了回来。「你就住在这里吧!」展夜凌在说完这句话以后都奇怪今天自己的同情心怎么会那么泛滥,以往他遇到这种事情是从不插手的,今天却为这个不美的蠢女人破了例。


            


  天啊,她竟然在他的公寓一住就是两个星期。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莫非是这个男人会使什么法术吗?不然自己怎么会在他说不会对她怎么样后就乖乖地住了下来,虽然她的确是没地方可去了,但就这样住在那里连她都觉得自己脸皮好厚!况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夺去她贞节的男人,虽然这也只是一场意外。


  应涟漪坐在小办公室里左思右想,连一对柳眉都快打结了。最后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还是自己去找个房子吧。」


  看看时间差不多要上课了,应涟漪准备好教材往教学楼走去。说也奇怪,自那天后林建远就调离了凌云,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而她则是过了两天后接到学校的通知继续来任教,所幸的是学校并没有人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而她也努力的忘记那件事,重新好好的做回自己。看来她还不至于很惨,起码她还有份工作可以养活自己。


  边走边想事情的应涟漪没注意到迎面走来的人,不小心撞了那人一下,自己手上的书也散落一地。「对不起!」应涟漪边蹲下来捡书边和那人道歉。


  「你似乎很喜欢撞人啊。」嘲弄的声音自她的上方传到她的耳朵里,她惊慌的抬头,倏然看见了展航那张漂亮的脸,他的眉宇间依然带着一贯倨傲的霸气。
  匆匆地瞥了他一眼应涟漪赶快捡起东西后就慌张的逃走了。在知道他的心意后她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态度对他,只知道胆小的尽一切可能避开他。


  展航深邃墨黑的瞳眸带着心痛望着她越来越小的身影,手掌也握得紧紧的。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么怕他?难道真是他做错了吗还是他不应该向她表白呢?自从她两个星期前回到学校至今,他都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也没再吃到她亲手做的便当。为什么她要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他好希望能回到以前那种日子。


  应涟漪捂着砰砰跳的心房靠在墙上,她好怕看到那孩子的眼睛,和他父亲一样有迷惑人的本领。有时候她想如果他那天没有说出来的话她还能把他当作一个小弟弟来疼爱,可是现在却让她在学校连个说话的对象都没有了,她好气他为什么要把话挑明了让自己现在变成一只鸵鸟。


  浑浑噩噩的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应涟漪收拾好东西就立刻走出了校门,她一定要趁这几天把房子找好才行。在那天之后展夜凌再也没出现过但她不希望继续和他牵扯下去,更何况他还是展航的父亲呢,她不想也不能再和这父子俩有什么牵扯。


  看着前面的人儿快步的走着,展航也快步的在后面紧跟着。前几天他一直在她回家的路上等她,但是始终没有等到她。一开始他以为可能是她故意要躲他,但连续等了几天后他才惊觉她早已经搬离那里了。所以今天他要跟踪她,弄清楚她现在到底住在哪里。


  只见她进入了一家房屋介绍中心。展航皱眉想她是要找房子吗?那么现在她住在哪呢?在外面等了10多分钟,应涟漪垂头丧气的走出来,看样子她不太顺利。


  一路跟着她结果展航觉得越来越不对劲,这附近都是一些有钱人居住的地方,她怎么会有钱住这种地方。等到她走进一所高级公寓后展航才察觉到怪不得自己那么熟悉这个地方,这里是『那个人』的一处房产!顿时展航心理充满了怒气,没想到她被那个男人金屋藏娇藏在这里!还是她太厉害了,竟然能让那个无情的男人如此礼遇她。越想越气的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对着铁门猛按门铃。


  不一会儿门就开了,应涟漪看见门外怒气腾腾的展航有些傻了眼,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展航一把把她推了进去,把门关上后对着不敢看他的应涟漪怒吼「你怎么会在我老爸的房子里!?」


  「我……我……」应涟漪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只是一个劲地摇着头。
  「你是不是当了他的情妇?」展航幽微鬼魅的嗓音从空气中传到她的耳朵里,应涟漪抬起头连忙否认「不是的,你别误会!」


  展航抓住她瘦弱的肩膀用力摇晃,神情显得非常激动「不是的话你怎么会住在这里?我太小看你了。」


  被他摇晃得有些反胃,应涟漪有些虚弱的说「真的不是,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和他绝对没有什么的。」


  全身被怒气燃烧着的展航哪里听得进她说的这些,大手抬起她的下巴用力吻了下去,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这个吻里。


       


  「唔——不要!」应涟漪的不断扭动着头企图摆脱他火热的唇。但是在盛怒当中的展航哪里容许她的逃脱,一只铁手钳制住她的下颚用力撬开她的小嘴,直接把火热的舌头伸了进去。


  下颚的疼痛让应涟漪皱起眉头,豆大的泪珠也掉了下来。她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如果发生了以后她拿什么面目继续做一个人民教师。


  脸上的湿润让展航停下了动作,看见她泪流满面的样子让他的心微微刺痛。但一想到她竟然和『那个人』有关系,几乎要灭掉的怒火又迅速地窜了上来。「我今天一定不会放过你!」咬着牙展航决定不看她的脸,把目光转到了她曼妙的身体上。


  他暴躁乖戾的样子让人望而生畏,应涟漪不知道该如何平息他的怒火,只能继续流着泪任由他对自己上下其手。而展航也因为她的不再反抗而加快了手下的速度,不一会儿她全身除了内衣裤就没有其他的遮掩了。在看到她似雪的肌肤后男孩的眸光更加热烈了,象是要把她整个吞噬掉一样。


  微微的寒意让她打了个冷颤,但很快的展航年轻而强壮的身体覆了上去,和她交缠在一起。推开她的胸罩让小巧而浑圆的乳房跳了出来,男孩的唇立刻吮住一朵小红梅,大手也对另一只绵乳逗弄揉捏,下身肿胀的欲望此时也抵在了她的小腹上。


  「不要,求你不要继续了。」身体越来越热的应涟漪喘着粗气哀求着他。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怎么了,一波波的快感就快要腐蚀她的灵魂。她好恨自己为什么会对他的挑逗而产生这种强烈的感觉呢,这是不对的呀,她是他的老师呀!
  带电的大手从她的娇乳往下来到了她的私处,手指隔着内裤上下滑动。嘴唇则来到她细致的颈项上,不停地轻咬着,用性感的嗓音不断刺激着她「看你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老师是不能对学生撒谎的哦!」


  「你……你好坏!」应涟漪羞红着脸娇嗔道。她没想到一向不多话的他竟然会对自己说怎么邪恶的话。而自己的身体似乎因为他的话而变得更加敏感了,下体流出来的液体也越来越多了。


  把餐桌上的东西一把扫了下去,展航抱着她坐到了桌子上。把她的两条腿分开,自己置身在其中。在即将要爆发的时候扯去她的小内裤,用欲望顶住她的温热慢慢地往里伸。


  「不——这是不对的!」眼里挤出了最后一滴泪,应涟漪知道自己是没有希望阻止他了,但心里还是放不下矜持和伦理道德。


  不想再听她的废话,展航一举把欲望顶到了最尽头。「啊——!」应涟漪被他的突然进攻而不断收缩着,虽然有过性爱经验,但也是在迷迷糊糊中进行的。现在下体的充实感让她感到害怕和疼痛,也让她想挣脱男孩逃走。


  「不,别动。」在她的紧窒中差点要喷发的展航努力忍住想抽动的欲望,他知道她不舒服,所以想等到她适应了以后再进攻。「天啊,你好紧!」咬住她敏感的耳垂,展航温热的气息喷到了她的脸上,引起她一阵哆嗦,液体也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


  感到她已经适应了,展航也慢慢动了起来。伴随着两人的呻吟声男孩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在抽插了一阵后男孩把她翻了过去让她趴在餐桌上从后面继续充盈着她。


  她娇喘连连,整个人已经陷进了性爱的快感当中。男孩的撞击让她的呻吟越来越媚,终于在一个深深的撞击后男孩爆发了,也放开了已经瘫软的她,缓缓地从她的温暖中拔了出来。


  展航一言不发地看着两人的体液从她的私处慢慢的流出来,而她的全身玉肤泛着晶莹的光泽,美丽得差点又让已经发泄过了的他挺立起来。深呼吸一口后展航抬起眼却意外地对上了男人似笑非笑的眼,已经平息的怒气又让他大吼出来「你来这里干什么?」


  「啧、啧!我还以为你要当一辈子处男呢,看来我是估计错了。」男人漂亮的眼里虽然带着笑,但笑里却隐藏着怒气。原本他是想来看看这个小女人,没想到让他看到这么刺激的画面。显然这让他觉得非常刺眼,心里的酸意也慢慢地蔓延开来了。


  快速地拿起衣服把应涟漪裸露的身体包裹住,展航充满占有欲地看着父亲「她是我的!」


【完】